logo

苹果MR头显13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AR眼镜难产内幕

社会民生 护法使者三 2023-05-23 14:49:59 143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译徐珊

  编辑云鹏

  藏在苹果 MR 头显背后的 13 位灵魂人物,终于浮出水面!

  智东西 5 月 22 日消息,据彭博社 Mark Gurman 爆料,苹果将在北京时间 6 月 6 日的 WWDC2023 上推出首款 MR 头显“Reality”,并介绍其系统“xrOS”。Mark Gurman 认为,该产品或许将成为库克时代的标志,苹果将再次引爆 MR 头显类产品。

  最新爆料中,Mark Gurman 揭晓了苹果 MR 头显团队内部 13 位关键人物,这其中包括库克“候选接班人”Jeff Williams、前苹果首席设计师 Jony Ive、苹果的顶级芯片主管 Johny Srouji、曾参与第一部 iPhone 研发的 Kim Vorrath 等苹果核心人物,以及苹果 MR 头显的硬件负责人 Paul Meade、软件负责人 Geoff Stahl、内容负责人 Shannon Gans 和总负责人 Mike Rockwell 等。当然,团队之外,苹果 CEO 库克才是苹果 MR 头显研发过程中,影响力最大的人物。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

  ▲苹果 MR 研发团队核心人物(智东西整理)

  不仅如此,Mark Gurman 近期还揭露了苹果 MR 头显研发过程中,内部团队纷争不断、头显产品设计几次迭代、苹果下一代 AR 眼镜研发几经波折的研发内幕。此外,我们也首次了解库克并未深入程度参与到苹果 MR 头显研发过程。

  砸入百亿美元,研发近十年,苹果 MR 头显为何迟迟不发?库克在 MR 头显研发中起到哪些作用?为何苹果 MR 头显设计几次推翻?我们从最新的爆料中,一探究竟。

  一、揭晓苹果 MR 头显背后的 13 位关键人物

  据悉,苹果每年在该项目上投入超过 10 亿美元,研发团队达数千人。Gurman 梳理了13 位掌握苹果 MR 头显研发方向的关键负责人。

  我们发现这其中既有多位苹果公司的核心大佬,曾负责 iPhone、Mac、Apple Watch 等重磅产品,也有曾在 VR/AR 行业扎根数年之久的资深产业人士。

  可以说,苹果 MR 头显这款产品,体现出在乔布斯离开后,苹果新一代产品研发能力、产品创新能力。

  1、六大核心人物把脉苹果 MR 头显

  Mike Rockwell:负责头显总体规划

  目前,Rockwell 主要负责产品研发,包括硬件、软件、服务等多个方面,曾是杜比实验室副总裁的 Rockwell 是 MR 头显的灵魂人物之一。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
▲Mike Rockwell

  一位曾和 55 岁 Rockwell 合作的人说:“Rockwell 像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他拥有广泛的爱好和兴趣,对视觉和音频的保真度拥有较高的要求。这可能和他的音乐家身份有关,他还在苹果的办公室放了几把吉他。”Rockwell 自己也是苹果产品的忠实粉丝,他的第一台电脑是 Apple II,他经常自己维修这台电脑。

  在苹果 MR 头显发布前,仍有人怀疑该产品的影响力不足。但在团队内部,也有工作人员因为 Rockwell 的加入,对苹果 MR 头显充满信心。“他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如果有人能做到这一点,那就是他。”一位开发人员说。

  从 2016 年开始,Rockwell 开始领导整个苹果 MR 头显研发团队,并且确定苹果 MR 头显的定位,以及产品愿景。

  Paul Meade:负责头显产品落地

  Meade 是 Rockwell 的得力干将,上个月刚刚升为硬件副总经理,负责苹果 MR 头显的硬件工程。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

  ▲Paul Meade(图源于苹果官网)

  他一直是 iPhone 的顶级硬件经理之一。加入苹果 MR 团队后,他将工作重心放到头显项目上,负责苹果 MR 头显落地,推动苹果 MR 头显从概念机到实体产品。

  而加入苹果之前,他领导了滑盖手机 Sidekick 和微软 Kin 手机系列的硬件开发。他还有两个得力员工:Fletcher Rothkopf 和 Ray Chang。

  Rothkopf 曾是 iPod 团队的实习生,后来成为 Apple Watch 的高级设计主管,近期被 Rockwell 任命为头显的首席设计师。Chang 则负责开发底层电子产品的团队。

  Shannon Gans:负责头显内容

  Shannon Gans 负责苹果 MR 头显的 MR 内容团队,并负责与好莱坞、Apple TV+、沃尔特迪斯尼公司、和杜比实验室公司之间展开合作,为苹果 MR 头显构建优质内容,保证在苹果 MR 头显发布时,头显内部有足够的内容支撑。

  Gans 曾经营营着一家动画和 VR 内容工作室长达 20 年,随后她还成为了 HBO 的乔恩·斯图尔特(Jon Stewart)动画系列片的执行制片人。

  Geoff Stahl:负责头显软件

  Geoff Stahl 负责苹果 MR 头显上大部分软件开发工作,包括新的 xrOS 操作系统、设备应用程序和游戏引擎的开发。Stahl 曾担任苹果的高级图形和游戏软件经理。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
▲Geoff Stahl

  目前负责苹果 MR 头显软件项目的其他成员有:负责操作系统基础或固件的 Ranjit Desai;负责环境感知技术的 Selim Ben Himane;和 iWork 前工程主管的 Yaniv Gur,现在主要负责图书、备忘录等苹果自带软件应用研发。

  2、苹果核心高管齐聚一堂,决定苹果 MR 头显走向

  Jony Ive:负责头显设计

  作为苹果传奇产品设计师,在离职前,Ive 曾作为首席设计师参与到苹果 MR 头显研发初期。不过一年前,Ive 已经离开了苹果,但他仍在帮助苹果 MR 头显研发完成。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Jony Ive

  离开苹果之后,Ive 仍会作为苹果的咨询顾问参与到 MR 头显项目中。据悉,常常会有苹果员工从库比蒂诺跑到旧金山 Ive 的家中找他请教问题。

  相关人士透露,Ive 会帮助苹果设计团队在设备的电池、摄像头位置以及其他人体工程学等方面获得最好的设计方案。

  虽然早期的 MR 原型机选择了内置电池的设计,但是 Ive 更喜欢像 Magic Leap One 那样电池外置的设计方案,并且选择去掉外部基站的便携式设计。

  他还提出想要打造一个可以看到用户眼睛的外向显示屏,让设备可以在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之间实现平稳过渡。

  Johny Srouji:负责头显芯片

  Johny Srouji 是苹果的顶级芯片主管,负责苹果 MR 头显内部的芯片和其他定制组件。Srouji 一直对苹果 MR 头显持怀疑态度,在内部将其比作科学项目。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Johny Srouji

  他认为,苹果的芯片研发资源最好花在 iPhone 芯片迭代上,因为 iPhone 的芯片升级可以比头显项目带来更多的收入。但最后,Srouji 的团队还是这款头显打造了一款苹果迄今为止最先进的芯片。

  Srouji 的团队也遇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他曾花了数年时间开发一种无线芯片,用于将头显连接到基站的芯片,以获得额外功率,但最终由于基站设计被取消,该芯片可能无法用上。

  Jeff Williams:负责头显交互

  Jeff Williams 是苹果的首席运营官,也曾被媒体视为库克的继承人。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Jeff Williams

  如今,他负责苹果 MR 头显的设计团队,包括人机交互界面等。他的团队还负责制造苹果 MR 头显设备。据悉,该款产品在内部被称为苹果设计过最复杂的产品。

  Frank Casanova:负责头显营销

  Frank Casanova 是苹果 MR 头显的营销主管。早在 2019 年,他就主要负责苹果的 AR 工作,在那时,AR 相关应用主要在 iPhone 上。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Frank Casanova

  他于 1988 年首次加入苹果后,在首席执行官吉尔·阿梅里奥和约翰·斯卡利的帮助下领导其高级项目部门。在苹果的职业生涯早期,他帮助推动了 Mac 媒体播放器 QuickTime 发布。他之前还曾负责 iPhone 合作伙伴营销,与运营商一起推广设备。

  Jeff Norris:负责打造头显的“杀手级应用”

  Jeff Norris 是苹果 MR 项目的早期员工,2017 年,他离开 NASA 的喷气推进实验室,加入苹果 MR 头显团队,帮助找出该设备的“杀手级应用程序”。在 NASA 时,Norris 使用 VR 来控制航天器。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Jeff Norris

  尽管现阶段苹果 MR 头显的主要场景定位还尚不明朗,但 Norris 认为虚拟视频会议、冥想和远程协作是苹果 MR 头显的三大卖点

  虽然部分员工仍然担心消费者没有使用头显的核心驱动力,但这种情况可能会随着时产品迭代而改变,就像 Apple Watch 前期一样。

  3、苹果 MR 头显发布在即,高管多方位“护航”

  Kim Vorrath:负责头显团队研发节奏

  Kim Vorrath 是该项目的首席工程项目经理(EPM),她负责团队按时、按质的完成任务。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
▲Kim Vorrath

  2019 年,苹果将软件工程小组的负责人 Kim Vorrath 调入 MR 头显项目,而这时苹果 MR 头显发布时间已经决定延迟。Vorrath 来自苹果的 iOS 和 macOS 部门,她曾长期担任主要操作系统的首席项目经理。她还曾参与到第一代 iPhone 操作系统中,并起到了关键作用,还曾因为工作狂的形象在苹果留下一些传说。

  Vorrath 加入团队后,她开始推动整个团队的研发节奏。部分消息人士透露,此前整个头显项目团队的研发比较轻松,大家会随心所欲地交流看法,并且尝试一些可能永远不会实现的方案。

  但 Vorrath 要求每个小组分别负责 MR 头显某个功能的研发,并建立问责制。她还用到了此前在软件工程团队里经常使用的一个方案——“六周的冲刺计划”,即研发人员需要通过四周实现一个大突破,如代码转换率提高 10%,然后进行两周调试。

  同时,她对于研发人员的产品适配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她告诉团队成员不能再使用商用头显(如 HTC Vive)进行软件开发,必须使用苹果自己头显原型机。但由于苹果的初代原型机很容易崩溃,为此有些研发人员会选择在办公室之外的地方测试自己的硬件或者软件。

  Dan Riccio:负责与苹果高层沟通

  Riccio 是 Rockwell 的上司,2021 年初,Dan Riccio 辞去了硬件工程部门负责人的职务后,一直专注苹果 MR 头显研发。同时,他也是研发团队和苹果高层管理团队之间的

  “润滑剂”。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Dan Riccio

  在苹果公司内部,往往有多个产品线并行。如果你想要获得更多的资金以及人才投入研发,你就必须说服董事会在此领域投入更多,否则就需要让步给其他部门。

  2018 年年初,Rockwell 的一名团队成员希望苹果的相机硬件工程团队可以在 T100 活动前,为 MR 头显添加一个固件功能。该功能可以缩短头显拍摄图像以及将其投影到显示屏幕上的时间。

  但当时 Rockwell 的团队成员被告知 MR 头显并非是优先事项,他的团队必须等到当年 iPhone XS 发货后才有机会解决这一问题。

  据两名熟悉项目团队的人透露,Dan Riccio 参与到头显项目,主要是苹果的高管们希望确保该项目没有“偏离轨迹”。

  不少人士透露,Riccio 一直专注于降低头显的成本,使其性价比更高。而根据此前的相关报道,苹果 MR 头显定价可能会达到 3000 美元左右,大约 2 万元人民币。

  有消息称,Riccio 可能在苹果 MR 头显发布后退休。

  Greg Joswiak:负责宣传头显用途

  Greg Joswiak 是公司的营销主管,也是苹果执行团队中头显项目的最大支持者之一。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Greg Joswiak

  他主要向消费者解释为什么需要一款价值 3000 美元的苹果 MR 头显,帮助消费者找到产品用途。

  Phil Schiller:负责头显发布活动和第三方应用

  Phil Schiller 主要负责苹果各类硬件产品的的发布活动。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

  Phil Schiller

  WWDC 2023 将是全世界第一次真正看到这款热度颇高的产品,因此在活动策划方面也相当重要。Phil Schiller 主要负责苹果 MR 头显内部的游戏,以及监管第三方应用程序。

  我们能看到,苹果 MR 头显的研发团队集齐了苹果各个领域的核心人物,并且,苹果还不断从各个产业的头部挖取具有潜力的人员加入其中。苹果 MR 头显,或成为苹果创新的又一代表作。

  二、八年研发往事揭秘,库克“看冷”苹果 MR 头显?

  早在 2015 年,苹果就已经开始组建团队,研发头显类产品,至今已接近八年时间。

  回顾苹果 MR 头显的研发过程,我们能够从苹果 MR 头显设计几度被推翻,以及苹果对产品细节多次打磨的过程中,看到苹果在这款产品上投入颇多。

  但对待这样一款重磅产品,苹果内部却传出苹果 CEO 库克“冷淡对待”苹果 MR 头显的消息。在内部人士的眼中,库克几乎不参与苹果 MR 头显的产品设计。和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完全不同的做法,让苹果 MR 团队内部对其态度有所不满。

  1、团队组建初期,苹果公司两大决定奠定 MR 头显基础

  2015 年,刚刚加入 VR/AR 领域的苹果干了两件事,而这两件事都为苹果 MR 头显产品的研发奠定了基础。

  第一件事,2015 年 5 月苹果收购了德国 AR 初创企业 Metaio。该公司的前身是大众汽车的某个内部团队。

  有三位知情人士透露,苹果在最开始并不准备让 Metaio 员工参与 MR 头显项目研发,因为 Metaio 的 AR 技术主要用在自动驾驶领域,刚好和苹果自动驾驶汽车 Project Titan 项目相匹配。

  但这次收购案让苹果挖到了一个影响苹果 MR 头显发展的重要人物,Metaio 的联合创始人 Peter Georg Meier。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

  ▲Peter Georg Meier(图源于网络)

  Peter Georg Meier,Metaio 的 CTO 以及创始人,曾在增强现实、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方面发明了数百项专利。经过我们调查发现,时至今日,苹果仍有不少 AR 领域的专利申请人是 Peter Georg Meier。

  第二件事,苹果还挖来了担任音频娱乐领域巨头杜比实验室执行副总裁的 Rockwell。

  巧合的是,据相关人士透露,苹果当时挖 Rockwell 也不是为了 VR/AR 项目,而是希望其成为当时苹果硬件工程主管 Dan Riccio 的得力技术骨干。

  而到 2015 年底,苹果确定将在 VR/AR 领域大展身手后,Rockwell 邀请了 Peter Georg Meier 和参与 Apple Watch 研发的苹果经理 Fletcher Rothkopf 加入到自己的 VR/AR 项目团队中,至此苹果的 VR/AR 项目团队初具雏形。

  这个三人小组以及整个 VR/AR 项目团队都归属于苹果的技术开发部门(Technology Development Group)。

  2、推翻初代头显设计思路,苹果 MR 头显定价和成本持平

  据了解 MR 头显近 7 年的产品人士透露,即将发布的这款 MR 头显和库克最初对 MR 头显的设想相差甚远。

  在最初的设想中,苹果 MR 头显是一款外观并不显眼的眼镜,并且用户可以佩戴一整天。但现在,苹果的 MR 头显则更像一款滑雪护目镜,并且还需要一个单独的电池组。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
▲网传苹果 MR 头显渲染图

  在产品研发过程中,苹果也和其他 XR 公司一样认为,现阶段的技术难以实现部分关键功能。如苹果 MR 头显作为 Mac 的拓展屏功能,以及多人视频通话的功能,目前实现的效果并不如预期。

  在苹果 MR 头显的续航方面,为了减轻头显的重量,以及防止设备过热,苹果设计了一个和 iPhone 大小的电池组,可以放在用户的口袋里,用数据线和头显设备连接。Gurman 认为,该设计“非常不像苹果”。

  除了硬件之外,摆在苹果面前的还有一个难题:购买苹果 MR 头显的人,可以做些什么。据悉,苹果已经在与软件和游戏开发商以及其他娱乐公司合作,计划在设备上市销售后,推出新的内容。

  苹果 MR 头显将拥有眼动追踪和裸手识别功能,苹果希望,用户能够每天都用苹果 MR 头显办公、打游戏、浏览网页甚至是发送邮件等等,和 iPhone 或 Mac 这些设备一样。

  初步估计,苹果 MR 头显的定价将和其成本价相差无几,而不是以亏本的价格出售。

  3、Ive 拍板头显最终设计,兼顾 VR/AR 模式

  在项目早期,Mike Rockwell 曾向工业设计部门求助,但时任苹果首席设计师 Ive 选择拒绝。

  当时 Ive 认为 VR 头显会让用户与外界断联,实际用途不大也不美观。还有一些其他消息人士透露,工业设计师们觉得消费者很难长时间佩戴头显。

  为了解决 Ive 所提到的问题,Rockwell 等人想出一个新的解决方案。

  他们计划在头显前部增添多个摄像头,让佩戴的用户既可以看到现实世界的场景,也可以看到数字世界的场景。

  并且,该设备可以通过双面显示屏“露出”用户的脸部,从而产生一定互动。据悉,这款双面显示屏在苹果内部代号为 T429,多年以来就连 Rockwell 自己的团队中也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这块双面显示屏。

  苹果将此功能视为与封闭式 VR 头显的关键区别。一位熟悉该设备的人士表示,头显外部的屏幕可以帮助人们和头显佩戴者互动,而不会觉得自己在与机器人交谈。

  提出这一设计后,Ive 答应加入了苹果 MR 头显项目。但随后,Rockwell 和 Ive 的团队很快在苹果 MR 头显设计上产生分歧。

  Rockwell 希望打造一个能够“以假乱真”的视频呈现现实世界的头显。想要完成这一目标,苹果 MR 头显还需要一个 Mac mini 大小的基站。

  但 Ive 在参与到头显设计工作后,他更喜欢独立的,最便携的设备,尽管这样的设计可能会牺牲一些产品性能。

  他还曾担心苹果最终会创造出一种将人类彼此隔离的产品。由于艾维的愿景更接近库克的眼镜式设备概念,最终他的设计方案赢得了苹果高管团队的支持。

  权衡之后,该团队开发了一个折衷方案:代号为 N301 的 VR 设备,在某些方面类似于 AR 设备。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
▲网传苹果 MR 头显渲染图

  但与 HoloLens 和 Magic Leap 等这类 AR 头显相比,用户不会直接看到周围的环境。相反,当用户将头显从 VR 模式切换到 AR 模式时,外部摄像机会捕获他们的物理环境并将其显示在屏幕上,这一功能称为“视频透视(video see-through)”。

  到 2017 年年底,苹果计划在 2020 年推出该款设备。但由于头显的硬件、软件研发过程一直遇到困难,该项目放缓。

  2019 年疫情爆发,进一步延迟了苹果 MR 头显发布计划。今年 3 月,苹果公司向其前 100 名高管展示了苹果的 MR 头显,并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开始销售产品。

  4、库克游离产品之外,引内部员工不满

  库克一直以来都宣称自己更偏爱 AR,也就是增强现实。“很少有人会认为被禁锢在某个世界里是自然的。因为我们都是社会人。”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
▲库克在采访中宣称自己是 AR 的头号粉丝

  但据消息人士透露,库克并未过多参与到苹果 MR 头显的具体设计中。在苹果 MR 头显的研发过程中,库克所起到的作用,和他曾经在 Apple Watch 和 AirPods 的开发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一样的。

  这和乔布斯有所不同,乔布斯以强烈的设计敏感性而闻名,他甚至关注触摸屏的触感或者 Mac 应用程序图标中使用的蓝色阴影面积。

  库克则以其强大的运营而闻名,但从未被称为“产品人员”。据悉,他最近接近产品的时刻,是在产品演示环节。并且,库克也不是说一不二的做事风格。

  对库克这样的态度,苹果内部也颇有争议。有人认为库克不参与苹果 MR 头显研发,是一种犹豫不决的态度体现。“库克根本没有在这个项目上投入他的精力,这让人们感到难过。”有研发人员表示。

  不仅是库克,其他苹果高层,如前苹果营销主管 Michael Gartenberg 也对苹果 MR 头显的前景持谨慎态度。

  Gartenberg 离职后,成为了一名独立顾问。他认为,该设备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失败之一”。因为 MR 头显并没有真正的市场,并且性能上不如 Magic Leap 和 HoloLens 设备。“公司内部也有很大的压力。”他说道。

  但苹果 MR 头显的发布对库克来说至关重要,是库克作为苹果 CEO 的重要成果之一,并且将会影响其能否继续任职。“(苹果 MR 头显的发布)要么成为库克时代的标志之一,要么宣布苹果的成功的主要原因是乔布斯。”Gurman 分析道。

  总体而言,苹果 MR 头显对苹果意义仍然十分重大。一位产业人士认为,MR 头显的发布代表苹果走入了一个全新的市场,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改进它。

  三、头显销售目标降至 90 万台,AR 眼镜研发计划推迟

  苹果 MR 头显的发布对苹果来说,是近百亿美元投入的成果,也是苹果 MR 头显项目验收的关键时刻,甚至在一些苹果内部人士眼里,苹果 MR 头显是“后 iPhone 时代”的隐性地基。

  苹果内部并不认为,苹果 MR 头显将会像 iPhone 一样具有“时代意义”。但苹果预估,苹果 MR 头显最终可能会像 iPad 或 Apple Watch 一样拥有一定的市场规模。

  苹果对 MR 头显的市场预期不断调整,从最初的年销售量 300 万台,降到 100 万台,如今,苹果的销售目标已经降至 90 万台。而 iPhone 的年销售量,达到每年 2 亿部。

  同时,苹果 MR 头显对 XR 产业也带来深远影响,苹果 MR 头显或许将证明 XR 赛道拥有无限潜力。苹果的入局,意味着 XR 市场即将迎来爆发。“开拓市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你可以把它交给苹果。他们很擅长。”Magic Leap 的首席执行官佩吉·约翰逊说道。

  除了苹果 MR 头显,苹果在研发的过程中很快意识到,一款 AR 眼镜,很难同时拥有强大的性能以及实用的功能。

苹果 MR 头显 13 位灵魂人物曝光!揭开 AR 眼镜难产内幕
▲网传苹果 AR 眼镜概念图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苹果内部开始执行 N421 的项目,希望将 AR 眼镜使用基础功能时的功率需要减少至原有的十分之一。但该项目的资源只有原先的 10%。对于 N421 项目,有一位研发人员戏称,该项目“只是为了库克开心”。

  2019 年,苹果 AR 眼镜的研发几乎没有进展。但令人意外的是,Rockwell 告诉他的数百名同事,苹果将在开始销售首款 MR 头显一年后,推出 AR 眼镜。

  最新消息,据参与该项目的研发人员称,苹果最终推迟了研发 AR 眼镜的想法。按照最佳预期,苹果至少需要四年时间才能推出这类产品。

  结语:交卷时刻即将来临,苹果 MR 头显能否成为跨时代产品?

  我们可以看到,在研发之初,苹果对 MR 头显寄予厚望。在规划阶段,苹果希望苹果 MR 头显是一款时尚的可穿戴设备。当时,工程师们认为一定可以攻克各类行业难题。但随着项目推进,一些关键技术问题得到仍没有理想的答案。

  目前苹果 MR 头显,是研发人员在各类权衡之下,做出的最佳选择。随着产品定型,苹果内部对该产品的预期也不断调整。但从资金投入、人员投入,以及对库克和苹果本身来说,苹果 MR 头显仍是一款极具重要意义的产品。

  随着发布时间即将临近,各类有关苹果 MR 头显的爆料信息也在不断释放出,苹果 MR 头显“交卷”时刻即将来临,它能否成为跨时代产品?我们将在 6 月 6 日共同见证。

 
 
来自: zhidx.com
 

声明:本站为个人程序内部测试网站,所有的文章均为测试,不对外运营,如文章内容不小心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发邮箱投诉 wplhsf@163.com 收到后立马删除!

本文链接: https://www.523it.com/faluzixun/78871.html
资源总数
169219+
今日更新
66
会员总数
35
今日注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