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马斯克30天瘦18斤背后:减肥神药引发疯狂内卷

社会民生 护法使者三 2023-06-12 09:38:21 82

 文好看商业,作者董小花,编辑安心

  马斯克旋风般地来了一趟中国。访华期间的他,西装革履、身材笔挺,外形看起来英朗帅气。但几个月前,他还是满身肥肉的臃肿模样。

  马斯克曾在 twitter 上透露过减肥秘诀:“禁食”和“Wegovy”。

  Wegovy 是丹麦医药巨头诺和诺德推出的一款减肥针,被喻为“减肥神药”。马斯克靠它 30 天减重 9 公斤。马斯克亲自带货,加上其他名人的跟风,Wegovy 已经成为全球的网红药。

  除了马斯克这个活生生的例子,社交网络上,“一个月瘦 10 斤”、“两个月从 200 多斤瘦到 140”这样的例子随处可见。很多人给出的评价是:该吃吃,该喝喝,打针就能瘦。

  了解 Wegovy 的减肥原理,首先需要知道诺和诺德原研的司美格鲁肽。后者是一款新型长效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 受体激动剂)类似物,它能够刺激胰岛素生成并抑制胰高血糖素分泌,降低食欲和食物摄入量,从而达到减肥的目的。

  据《新英格兰医学期刊》发表的一项全球规模的三期临床试验结果,来自 16 个国家的 1961 人使用司美格鲁肽后,平均体重减轻了 15.3 公斤;约3/4 的人减重超过 10%,1/3 强的人减重 20% 以上。

  对于司美格鲁肽的减肥效果,有专家形容:这是人类首次通过药物实现之前只有外科手术才能达到的减肥效果。

  当司美格鲁肽在全球减肥界走红,其独家生产商诺和诺德就顺便就收获了一款“吸金神器”。

  以今年 Q1 为例,Wegovy 营收 45.63 亿丹麦克朗(约 6.75 亿美元),同比增长 225%。也就是说,诺和诺德靠它平均每天狂赚 750 万美元。

  目前,全球有 6.5 亿肥胖的成年人;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肥胖人口在 2020 已经达到 2.2 亿人,增长迅速。即便没有肥胖问题,很多人也渴望变瘦,并不惜为此奉上钱包。

  只可惜,司美格鲁肽产量还没跟上,全球各地都处于缺货、断货状态。

  司美格鲁肽除了减肥效果显著,还适用于糖尿病。诺和诺德研发司美格鲁肽的首要目标就是更好地控糖。2017 年 12 月,司美格鲁肽获 FDA(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批准,适用于 2 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

  近年,GLP-1 凭借“降糖+减肥”的双赛道特性成为全球医药研发领域的热点。

  减肥市场更是潜力巨大。据摩根士丹利据估算,到 2030 年,肥胖药物的市场规模或超 540 亿美元,有望成为全球市场规模最大的药品。

  因此,由减肥神药司美格鲁肽引发的内卷正在全球上演,药企想“躺赚”,用户想“躺瘦”,似乎没人愿意拒绝它。

  减肥神药的短缺与乱象

  诺和诺德为不同适应症的司美格鲁肽产品取了不同的名字:降糖的注射液和口服版分别叫作 Ozempic 和 Rybelsus;减肥药司美格鲁肽注射液被称为 Wegovy。

  2021 年 6 月,FDA(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批准司美格鲁肽用于治疗肥胖或超重适应症。之后,欧盟、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也先后批准其作为减肥药上市。

  在中国,司美格鲁肽起初也是用于糖尿病,于 2021 年 4 月获批上市,中文名字诺和泰。

  今年 6 月 3 日,减肥人士的福音来了:司美格鲁肽注射液的新适应症上市申请获 CDE(国家药监局药审中心)受理。

  业内普遍认为,该新适应症与减肥相关。一旦获批,意味着司美格鲁肽终于可以在中国名正言顺地当作减肥药卖了。

  Wegovy 的售价并不低。在美国,其一个月的用量价格为 1350 美金。在中国,适用于糖尿病的诺和泰纳入医保后,小剂量 1.5 毫升/支的统一单价为 478 元(每支可用 4 次左右),大剂量 3 毫升/支 890 元。

  在京东等电商平台上,1.5 毫升/支零售价约在 585-740 元;3 毫升/支的价格则高达 1000+ 元。

  对于渴望减重的人群来说,价格不是问题。现在,阻碍他们购买司美格鲁肽的是缺货,全球缺货。

  2022 年 4 月,澳大利亚药物管理局开始陆续收到患者和医生群体的反馈称,司美格鲁肽注射液短缺。

  今年 3 月,欧洲药品管理局官方声明称,诺和诺德的司美格鲁肽降糖针 Ozempic 将面临较长时间的供应短缺,并且预计短缺将持续 2023 整年。

  在美国,医生每周开出超过 10 万张 Wegovy 处方,但供应严重不足。为了应对供不应求的压力,诺和诺德不得不将低剂量的 Wegovy 在美国的供应量减半。

  在中国,人们对司美格鲁肽的热情一定程度上也要拜抖音、小红书等网络平台所赐。司美格鲁肽一度是这些平台的热搜关键词,成为平台和博主们的流量密码。

  很多相关视频的评论区都充斥着成千上万条评论。这些评论中,网友们最关心的除了减肥效果、有没有副作用,就是哪里可以买到货?到今天为止,全国各地依然有很多减肥人士在网上发帖求购司美格鲁肽。

  虽然司美格鲁肽的减重适应症迄今尚未在中国获批,很多努力减肥的人士已经想办法吃上了它。

  在小红书上,有人分享了自己用司美格鲁肽控糖的经历,随即就有减肥人士留言希望留言者帮忙代开。有人找黄牛或者代购买到了药。据媒体报道,一些医院的护士也悄悄做起了黄牛,把司美格鲁肽倒卖给减肥人士赚差价。

  减肥人士疯抢司美格鲁肽,以至于糖尿病患者在国内买不到药了。山东济宁的一位人士由于在各个医院和药店均买不到糖尿病用药司美格鲁肽,不得请求市商务局协助解决。一些糖尿病患者也纷纷在网上发帖,请求减肥人士手下留情,将司美格鲁肽留给急需的糖尿病人。

  巨大的需求和供应缺口,也给假货提供了温床。

  今年 3 月,国内首例非法研制、销售假司美格鲁肽的案件已经诞生——其“三无”假药产品已通过各级代理流入全国 20 多个省份,销售金额超亿元。

  骗子是不分国界的。今年 5 月,意大利官方机构已经检测到两种标有司美格鲁肽的假药被进口到国内。

  美国也出现了 Ozempic 和 Wegovy 的复合药物。虽然复合药物在美国不违法,但诺和诺德坚决反对,他们向那些销售含有司美格鲁肽产品的复合药房、减肥诊所和医疗中心都发出终止函。

  面对远超预期的市场需求,诺和诺德表示,“将在 2023 年增加产能”。目前来看,除了签约了第二家制造商,诺和诺德自己也在扩建或者新建工厂以增加供应。

  诺和诺德:疯狂内卷,疯狂吸金

  Wegovy 不仅帮助减肥人士“躺瘦”,也真得让诺和诺德实现了“躺赚”。

  2021 年 6 月获批上市后,Wegovy 带动诺和诺德的减肥药产品取得了快速增长。

  整个 2021 年,Wegovy 和 Saxenda(利拉鲁肽)两款减肥产品总收入为 84 亿丹麦克朗,同比增长 50%。

  2022 年,Wegovy 在全球实现销售收入 61.9 亿丹麦克朗,同比增长 346%。今年 Q1,Wegovy 全球收入 45.63 亿丹麦克朗,同比增长 225%,是司美格鲁肽的三个剂型中增长最快的一个。

  Wegovy 推出后,带动诺和诺德 2021 和 2022 财年营收增长提速,分别达到 14% 和 16%,之前几年已经连续个位数增长。

  总的来看,Wegovy 所属的司美格鲁肽是诺和诺德当下的明星产品和增长引擎。而司美格鲁肽又是诺和诺德的 GLP-1 业务的引擎。

  2018 年,司美格鲁肽就实现营收 3 亿美元;2022 年,其营收达到 109 亿美元,成为首个年销售额破百亿美金的 GLP-1 药物;在 GLP-1 业务中占比超 90%。

  被司美格鲁肽拉动的,除了诺和诺德的营收,还有蒸蒸日上的股价。

  司美格鲁肽于 2017 年 12 月上市以来,诺和诺德的股价已经涨超 318%;尤其是 Wegovy 于 2021 年 6 月上市至今,股价涨幅超 140%。

  今年 3 月,诺和诺德市值一度超过礼来,坐上纯药企市值全球第一的宝座。目前,诺和诺德在美股市值近 3600 亿美元,为欧洲市值第二大的上市公司,仅次于 LVMH。

  这一切,都离不开持续不断的自己卷自己。

  诺和诺德是一家百年药企,全球最大的胰岛素生产企业,糖尿病领域的巨头。如今,除了胰岛素,它也在 GLP-1 药物领域长期称霸。从胰岛素到 GLP-1,就是诺和诺德的一部自我革命史。

  在 GLP-1 之前,诺和诺德花了 20 年时间探索新的降糖物质,以接替胰岛素。最终,他们研发出了第一代 GLP-1 激动剂利拉鲁肽(Saxenda),开启了降糖新时代。

  2009 年在,利拉鲁肽获批用于治疗成人 2 型糖尿病。后来,诺和诺德意外发现了 GLP-1 在减重方面的出色效果,于 2014 年推出了第一款减肥药利拉鲁肽,从此切入减肥药市场。

  在诺和诺德看来,糖尿病是他们的自留地,肥胖则是待开垦的处女地。

  利拉鲁肽果然不负主望。仅减肥药一项,其销售收入就从 2017 年的 4 亿美元增至 2022 年的 15 亿美元。

  利拉鲁肽上市后也曾被冠以“减肥神药”的美名。但诺和诺德认为,它依然有提升空间。2012 年起,科研人员就开始卷向新高度——在一天一针的利拉鲁肽基础上,开发每周一次的 GLP-1 受体激动剂。

  结果就是 2017 年,他们获批上市第二代 GLP-1 产品——司美格鲁肽。四年后,用于减肥的司美格鲁肽也在美国等地陆续上市。

  相比减肥版的利拉鲁肽,司美格鲁肽不仅减重效果提升,且给药频次减少,每周仅需一次皮下注射,患者的依从性大幅提升。另外,司美格鲁肽的价格更低。

  虽然今天已经坐上全球 GLP-1 的头把交椅,但诺和诺德似乎已经把它当成了一款无限游戏,内卷没有尽头。

  2023 年 3 月 24 日,诺和诺德公布了口服司美格鲁肽 Rybelsus(25mg 和 50mg)治疗 2 型糖尿病成人患者的 IIIb 期 PIONEER PLUS 研究的关键积极结果。数据显示,血糖降低和体重减轻。

  诺和诺德预计将在今年向美国和欧盟提交 Rybelsus 新规格的上市申请。

  全球药企抢滩千亿美金赛道

  诺和诺德靠着 GLP-1 领域的创新冲击新药王,最不能忍的可能就是糖尿病领域的另一巨头——礼来公司了。

  礼来与诺和诺德的较量由来已久。诺和诺德的司美格鲁肽超越了礼来的上一代降糖药——度拉糖肽。礼来又研发了 Tirzepatide(替尔泊肽),希望靠它压倒司美格鲁肽。

  Tirzepatide 是一款 GIP(葡萄糖依赖性促胰岛素多肽)和 GLP-1 受体双重激动剂。去年 5 月,FDA 已批准其上市,适应症为Ⅱ型糖尿病,商品名为 Mounjaro。

  2022 年,Tirzepatide 首次上市仅半年时间就为礼来贡献了 4.83 亿美元营收,增长迅速。

  今年 4 月,据礼来公布的临床试验结果,Tirzepatide 帮助肥胖或超重的糖尿病患者减掉了 15.7% 的体重(15.6 公斤)。去年 4 月,礼来披露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参与者平均体重减轻最高可达 22.5%(24 公斤)。这是迄今为止通过药物减肥的最佳效果。

  Tirzepatide 的减重效果看起来要好于诺和诺德的 Wegovy。目前,礼来已向 FDA 滚动提交 Tirzepatide 减重适应症的上市申请,预计今年底上市。

  这意味着,Wegovy 将迎来强劲对手。而且,在价格上,减重适应症的 Tirzepatide 可能更具优势。

  礼来曾披露,降糖的 Mounjaro 月标准费用为 974 美元。降糖的司美格鲁肽为 892 美元;减重的 Wegovy 每月费用为 1349 美元元。减重的 Mounjaro 获批上市后,如果售价与降糖的 Mounjaro 接近,也就是 974 美元,就比 Wegovy 有明显的价格优势。

  在 GLP-1 领域,除了诺和诺德和礼来争相研发发下一代产品,全球知名药企如安进、辉瑞、Carmot Therapeutics 等都在布局新一代 GLP-1 减肥药物。

  据 Insight 数据库显示,目前全球共有 289 个 GLP-1 受体激动剂处于临床前至批准上市阶段,其中中国有 149 个。这其中,减肥适应症的药物达 93 个。

  在中国,GLP-1 项目申报在过去 3 年已进入爆发期。2021 年集中申报了 20 个项目,2022 年达到 17 个,2023 年截至目前不到半年时间已达到 16 个。而 2016-2020 年,平均每年申报临床只有 5~6 个。

图表来源:Insight 数据库

  国内药企中,诸如丽珠医药、齐鲁制药、甘李药业、众生药业,甚至爱美客这样的医美企业都在参与研发和仿制 GLP-1 类药物。

  药企在疯狂抢滩一个新蓝海。据辉瑞预测,未来不到十年里,GLP-1 药物的总市场规模或接近 1000 亿美元。在中国,中信证券测算,2030 年仅减肥用 GLP-1 市场规模就将达到 383 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司美格鲁肽的专利将于 2026 年 3 月到期。届时,一大批药企将迅速抢占市场空缺。

  当供给上来,价格自然会下降。对于希望减重的人士来说,未来花更少的钱就能“躺瘦”不是梦。

 
来自: 钛媒体
 

声明:本站为个人程序内部测试网站,所有的文章均为测试,不对外运营,如文章内容不小心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发邮箱投诉 wplhsf@163.com 收到后立马删除!

本文链接: https://www.523it.com/faluzixun/84190.html
资源总数
192305+
今日更新
21
会员总数
38
今日注册
0